您现在的位置: 游戏用户体验设计 > 游戏八卦 >

在吃鸡里狙击主播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GameRes游资

我采访了一些游戏开发者、主播以及狙击手,想听听他们对这件事的看法,狙击手使用的狙击手法和行为动机,如何防范和避免被狙击,以及狙击手应不应该被厂商制裁。

在国外,那些通过窥屏来狙击主播的玩家有一个专门的称呼--“主播狙击手”。

“主播狙击手”
主播狙击手在Twitch或者其他直播网站上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最近由于《绝地求生:大逃杀》引来的争议,窥屏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一名主播狙击手被蓝洞永久封禁,然而根据官方说法,他们并没有该玩家违规的实据,封禁仅仅基于对该玩家的怀疑。

证明某人是在狙击主播是十分困难甚至完全不可能的。与此同时,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封禁玩家的账号,在我看来,也是十分有问题也很不公平的。有些游戏,比如《炉石传说》,就没有对狙击主播设限,所以狙击主播是否是一种作弊行为还没有一个定论。

与此同时,对狙击行为有微词的主播也经常因为抱怨和发怒而被观众批评。

“你把直播延迟设高一点不就行了!”

这是个很平常的建议,但是我们会在下文中看到,这并不是一个很有效的解决方法,因为它会影响到主播和观众的实时交流--而且即便你设置了延迟也防不了狙击。

我采访了一些游戏开发者、主播以及狙击手,想听听他们对这件事的看法,狙击手使用的狙击手法和行为动机,如何防范和避免被狙击,以及狙击手应不应该被厂商制裁。我采访了BrianHicks,《DayZ》的创意总监,炉石职业选手Reynad和著名炉石主播Kripp,值得一提的是Kripp最近甚至发现了有一个专门狙击他的炉石“公会”。

Kripp给我了一个他视频的链接,我也在本文中引用了一些其中的话。其他的一些引文来自电子邮件和Twitter私信,包括一些狙击手,无论是现任的还是曾经的--有些狙击手自己现在也当上了主播。为了方便阅读,某些引文被轻微地修改或者调整了语序。

狙击主播是个多大的问题?

《DayZ》
“《DayZ》在最初的时候饱受狙击手的烦扰,”BrianHicks说,他自2012年起就作为游戏开发者应对这种行为。因为《DayZ》的成功大部分要归功于网络直播和线上的Mod制作者。Hicks说他“因为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承受了巨大压力,也在声援反对这样行为的Mod作者”。

“这样一个问题的严重性是很难量化的,”炉石主播Reynad通过Twitter回复我说。“这取决于主播到底是更倾向冲排名还是节目效果。这种问题出现的十分频繁。”Reynad将自己的想法用视频回复在了下面。“这些确实都会发生。而且比你想象中的要频繁一百倍。”

“对一个同时在线观众一万以上的大主播来说,一场一百人参与的游戏(如吃鸡)中会有至少10个人在看你的直播,大概就这样。”Reynad在他的视频中说到。

SetToDestroyX战队的《H1Z1》职业选手StDxDougisRaw说,“对我来说,狙击发生的并不那么频繁,所以我只能大胆猜测一下,大概我被狙击的可能性一半一半吧。”

知名主播们不仅会吸引狙击手,还会发现同样的一批人反复狙击他们。曾经的狙击手,现在的主播KBubblez联系了我,说她以前曾经专门蹲过一个知名主播,“每次他玩《H1Z1》我都蹲”。另一名狙击手说他甚至因为狙击某个主播太频繁导致该主播彻底退出直播圈。

“你要牢记一些事情,”Kripp对《炉石传说》狙击手如此评价到。“我改了好几次战网昵称,而且我经常会给直播设延迟。现在我设的延迟比较短了,而且我很少设置超过十秒的延迟,但是如果我今天直播延迟五秒,明天又延迟二十秒,那些狙击手就很难排到我了,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排天梯。”

即便采用了这些方法,Kripp发现问题仍然存在。“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发现即便我极力避免,我在某几天每天都在排到同样的对手。我记得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约一个月,好像我输的四分之一的对局都是输给了同一个人。对吧?有个人无时无刻都和我一起排天梯并且遇到我。真是荒谬。”

为什么狙击手会狙击主播?

《炉石传说》
我主要认为狙击主播的行为会引起关注或者制造笑料,或者是单纯处于对主播的厌恶,但是我采访的狙击手们给了我一些不一样的理由。

一名曾经的狙击手也是现任主播,出于保护隐私的原因我会叫他“Ray”,他告诉我说他之所以狙击主播仅仅因为觉得很无聊。“我当时是个《DayZ》的狂热玩家,但在玩了3000-4000小时之后,我去过了每个城市,每个地图上的角落,找到了每个物品,杀了无数的人。”Ray想要追寻新的游戏乐趣,所以“开始狙击主播,因为主播主要还是为了追求娱乐效果,与他们这样的互动可能会很有趣”。

所以说,Ray说他不是为了杀主播才狙击的,而是为了和他们互动。“我和他们语音的时候会用不同的口音,有时候会无端生事,有时候还会假扮一个固执又令人生厌的推销员,或者其他角色,每天我都会换一个角色。”

也不是每个狙击手都是为了娱乐。一名《炉石传说》狙击手--我会把他叫做Chip--说对于他来说,狙击主播只意味着一件事:赢得比赛。主播,尤其是需要制造节目效果来迎合观众的主播,有时候也会故意输给一些对手。

“那么为什么我不利用这点来获得胜利呢?”Chip说。“这也是作为主播必须付出的一些代价。如果我在打德州扑克的时候问对手是不是想看我的手牌,我估计人人都会看的。”

“主播每年都能赚10万美元,所以我窥屏看他手牌并不是很大的事。”Chip说,也正好回应了Reynad关于狙击的言论。“对主播而言,很明显被狙击的代价相较于其每年的获利实在太小了。所以主播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尽管对于许多人来说,狙击主播只是另一种娱乐途径而已。KBubblez说:“我觉得老有人找主播的麻烦其实挺有意思的--也能让观众见识到主播真正的实力。我个人狙击主播的时候主要是为了看看主播的反应如何,而且这确实十分有趣。”当然,她话锋一转,“我也确实承认狙击这种行为还是挺惹人烦的,知道有人围追堵截你总是让人很紧张,这就变得不那么有趣了,当然也不是公平的游戏对局。”

狙击手如何狙击?

狙击手们确定目标位置的过程通常都很漫长,而且也很有意思。Ray说他为了追踪《DayZ》主播还特地制定了一套精密的系统,即便主播们后来开始采取应对措施,比如隐藏服务器名,甚至隐藏Steam用户名。

“我可以通过太阳的位置来确定服务器的时间,”Ray说。“我把每个常见的服务器都做了书签,所以我能很快地发现假的Steam用户资料,我还可以通过看他们Twitch个人资料页来确定他们在地球上居住的位置,然后确定他们所在区域的服务器。我甚至制作了一个Excel表格,里面有这个游戏的世界前40主播以及他们常去的服务器。这样的信息可以让我在几分钟之内就找到他们,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样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在其他游戏中,主播不需要掩藏自己的身份,但是要有耐心,甚至可以设下陷阱等待反狙击。“他们每天都在玩(《炉石传说》)竞技场,直到他们拿到好牌,并且还要等到我拿到了一套被他们克制的牌才会开始狙击。举例来说,如果他们拿了一套很好的节奏贼,他们会等到我玩一套前期场面不行的牧师再来狙击我。”Kripp在他的视频中说。“再加上他们还知道我的手牌,我的套牌构成,我手里的解,而且观众还很期待我能成功应对这些人。”

Kripp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特例了,那些愿意等待极长时间就为了狙击特定主播的狙击手确实比较极端,但是这居然衍生出了一个“狙击手公会”。Kripp的视频中详细地解释了这些《炉石传说》狙击手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为什么Kripp的直播延迟对他们起不到作用。

“当然,有时候你会遇到一些并非竞争性的狙击(有点像尾行主播)。”BrianHicks说,有些玩家并不想和主播对抗,而只是想和主播一起进行游戏或者与他们在游戏中互动。“但是这样的人总是少数的。多数情况下你都会遇到一个小屁孩,他们就是想搞点破坏,上次电视。对于狙击手来说这是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他们可以盯着显示器看到自己的角色一步一步逼近狙击目标--让自己能在直播上露脸,而且还显得自己很厉害。但对于主播来说,这就是非常令人懊恼的了。”

如何应对狙击手?

《DayZ》
对于主播来讲,发现狙击手是很有难度的。“作为一名主播,我已经玩了几千小时这款游戏了,不管是在直播中还是下播后。”Reynad说。“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游戏,任何一款游戏的任何一个主播都可以告诉你直播中和下播后有什么不一样。有时候狙击手会很明确地表露出狙击的意图,但是其他时候就只能从他的行为中分析。无论是玩什么游戏,主播在直播时经常能感觉到有些人玩的有点‘过’。而这些行为在平常下播后玩游戏的时候你是遇不到的。”

举例来说,在《炉石传说》中,当对手撤销打出的一张可能会被主播针对的卡的时候。虽然这种行为本身不能当作证据,但是如果这样的行为在直播时遇到的比在下播之后要频繁许多,那自然会引起怀疑。在其他的游戏中,还有各式各样的特征。

“看一个主播排一局《Agar.io》的比赛,然后看到那个服务器变得只剩Twitch表情,这毫无疑问是狙击。”Reynad说。

游戏开发者们也尝试过去寻找能侦测主播的方法,防止他们被其他玩家恶意举报。“在《DayZ》Taviana,一个在我加入Bohemia之前制作的Mod中,我们的后端程序员设计了几个工具来监测一个服务器中的玩家行为,但当你将这种技术应用到《DayZ》或者《绝地求生:大逃杀》这么大型的游戏中时,监控就变得很困难了。”BrainHicks说到。

“像是热点图一类的东西可能会有帮助,但是最终看来--还是用户举报最有用。当处理用户举报的时候,你也会明显地看到大量滥用举报机制的玩家会让游戏变得十分不公平。”

“以我目前所见的而言”Hicks说“我们能应对狙击行为的唯一方法就是让游戏开发者把玩家信息从屏幕上抹去。比如UI元素、服务器信息,以及玩家用户名。”

狙击手应该被封禁么?


“虽然我们不能证明该玩家是否是在观看目标主播的直播,但是除了想窥屏作弊这个原因我们无法解释为何他会反复加入一名正在直播的主播的游戏房间。”这是蓝洞对封禁一名《绝地求生:大逃杀》玩家账号的官方解释的一部分,这名玩家当时正在试图加入一名主播所参与的游戏。

就我个人而言,我可以为尾行主播这种行为想出一种不那么邪恶的解释:我只是想和他们一起玩。我也曾经关注过许多《DayZ》主播,而且经常也想去他们的服务器和他们一起玩。不是为了在他们直播的时候狙击他们,只是因为我很喜欢他们的直播,我也觉得和他们在游戏中偶遇会很有趣。虽然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但我想如果我真的做了,我一定会把他们的直播先关掉。还有,如果我真的在游戏中偶遇了一些我十分喜欢的主播,我会不会尝试杀掉他们呢?嗯,我肯定会。正如KBubblez所说,和主播一起玩游戏的一部分乐趣就是去考验他们的游戏实力。处心积虑想要加入一个主播所在的服务器并不一定是想要窥屏狙击主播,而且在我看来也不应该被封禁。狙击的证据确实很难以获得,但是官方也不应该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就封禁用户。

许多我采访的对象也觉得狙击手不应该被封禁。“我不觉得狙击手应该得到什么惩罚。”KBubblez说。“这只是个游戏。如果你想在线直播你的游戏画面来赢取一些粉丝的关注,你也要理解总会有一些黑粉。虽然这种情况很讨厌,但是也确实很有节目效果。”

狙击手Chip并不觉得他在《炉石传说》中的狙击行为应该被算作作弊,因为炉石并没有任何规定禁止狙击行为。“有些游戏有禁止第三方软件的规定,举例来说,《英雄联盟》就不能用脚本。使用脚本会直接影响你的每一场游戏,并且给你带来巨大的优势。”他说。“这样的规定十分合理。也许有一个值得商榷的地方时你能从中获取多少利益。但是对我来说,除非能直接影响到你的游戏操作,比如《英雄联盟》里的脚本和《CS:GO》里面的爆头挂,其他形式的辅助应该是完全合法的。”

Ray却有不同的看法,他指出,开发者能找到狙击的证据。“如果开发者能设计一种工具来侦测狙击行为,并且给予相应的惩罚,那么禁止这种作弊行为对于游戏环境来说都是积极的。尤其是在竞技性比较强的,有天梯排名的游戏中,而且还有些人一直尾行同一名主播。这种类似于骚扰的行为在线下就不合法,在线上更不应该被允许。那些为狙击行为辩护的人着实令我很不解;在我看来,线上的狙击就和在生活中跟踪尾行某个人一样恶劣。”

《H1Z1》
SetToDestroyX的创意总监Mike“StaX”Baxter说,“永久禁言是个不错的惩罚措施,但是没有什么措施能杜绝狙击行为。只要你还在直播,这些人总会找到你的直播间的。”与此同时,Doug(也是SetToDestroyX的一员)认为封禁措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狙击手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必须采取更严厉的手段。“对于其他观众来说,狙击主播而不受到惩罚的行为本身就是助长了歪风邪气。我们必须加以制裁,以儆效尤。”

BrianHicks提到,游戏开发者得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的状况下,单纯基于猜测就对狙击手进行惩罚是不合理的。“我个人一直都很想惩罚那些利用窥屏主播作弊的人,但是我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现在我们只能从道德上谴责他们。”

Reynad虽然对狙击行为很懊恼,但是他也承认到:“我不认为狙击手应该受到惩罚,因为即便是主播也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他们就是在狙击自己。”

很明显,窥屏狙击确实是个问题,而且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游戏开发者可以对游戏做出一些修改或者制作一些工具来发现狙击手,主播们则可以隐藏自己的服务器信息,改变用户名,甚至延迟直播,但是以上这些方法似乎对神通广大的狙击手来说都不起作用。封禁被证实是狙击手的用户可能会让其他玩家望而却步,但是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封禁玩家肯定是不公平的,而且证据又很难获取。就目前来看,狙击主播这种行为仍然会存在,而主播们则需要一直提高警惕,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到一次突然袭击。

via:触乐

声明:本网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